23921
服务热线:400-858-9000 投诉监督热线:0571-56206690
专业的企业服务平台

曾获4轮融资、如今欠费2亿,网红驾校“猪兼强”因何破产?

猎云网 尹子璇
14小时前
截止2021年6月,全国新注册登记机动车1871万辆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457万辆,增长32.33%;与2019年上半年相比增加358.9万辆,增长23.74%,创同期历史新高。对于整个驾培行业来说,机会依然存在。
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“猎云网”(ID:ilieyun),作者:尹子璇,三升体育网站经授权发布。

曾宣称要改变行业的互联网驾校“猪兼强”正式宣布破产。

9月10日,广东猪兼强互联网公司破产管理人官微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8月31日作出(2020)粤01破199-5号《民事裁定书》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》第二条、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,裁定宣告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破产。

作为一家通过营销打响名头的企业,猪兼强也被成为网红驾校。猪兼强发家于广东,是一家驾考培训O2O平台,曾走出广东布局全国,也曾获得4轮融资,广受行业关注。

不过,2020年9月,猪兼强被央视曝出3万学员被坑学费近2亿,其办公所在地已经人去楼空。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,最终走投无路的员工向法院申请破产。

曾获4轮融资、如今欠费2亿,网红驾校“猪兼强”因何破产?

网红驾校的生死局

2015年初,整个广东人民都在被猪兼强的广告支配着。

无论是公交车、大学校园、户外广告屏上,“学车就找猪兼强”的广告四处可见,就连不准广告商进入的富士康工厂里,也摆放着猪兼强的易拉宝。

曾获4轮融资、如今欠费2亿,网红驾校“猪兼强”因何破产?

2014年上半年,武汉大学硕士毕业生张帆从央企辞职,和两名合伙人一道分别在湖北和广东成立了猪兼强。这家企业有着强势的营销手段,以及那个时代资本在追逐的互联网思维。

价格不透明、服务态度差、上车时间少,是传统驾培的3 个老大难问题。猪兼强认为,这 3 个问题的根源,就出在驾校数量多、规模小,中介横行扰乱市场价格,教练大多只是挂靠在驾校,不在乎服务评价。只要能直营,整合规模,和教练签订劳动合同,就能解决这 3 个大问题。

因此,猪兼强打出了这样的口号:非挂靠、无中介、全直营。虽然时至今日,我们会看出这一口号背后重资产的危险性,但是在切入驾培市场这一年年末,猪兼强拿到A 轮数千万元融资,投资方为广发信德。不久,猪兼强每月销售额突破3000 万元。

吸引用户的消费在猪兼强这里成了最容易不过的事情,因此,猪兼强也吸引了多个资方入局,截止2018年4月,猪兼强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,其背后资本包括广发信德、广东文化产业投资基金、天弘国富、同创伟业等。

曾获4轮融资、如今欠费2亿,网红驾校“猪兼强”因何破产?

来源:天眼查

乍一看,猪兼强似乎成为了那个拥抱互联网最成功的驾校。

然而,这只是猪兼强死局的开始。

最直观的原因是,这家企业消耗不了那么多的学员。

在2016年,手中有钱的猪兼强为了品牌露出,强亏上千万策划开办了“2016 陶喆无二不乐广州演唱会”。而也在这一年,广东省消委会对其进行通报:“猪兼强”在招生宣传中夸大其词,虚构事实、承诺拿证期限,涉嫌虚假宣传,欺骗和误导消费者。

对应的是,这一年开始,刚运作一年多的猪兼强居然已经有用户开始组建维权群,主要原因是售前所谈妥的东西在售后无法落实,其中包括学员反应等待时间长,付费数月后才开始上课;学习的驾校与签合同的驾校不同;联系不上售后等等。

然而,在学员的质疑与维权之中,猪兼强依然在继续疯狂招生。直到2019年,猪兼强被卷入一则诉讼,冻结了4000 万元。开启了第一场“退款潮”,从学员到长期拖欠工资的签约教练都联合起来,呼喊退款。

当众多学员聚集起来后,猪兼强背后的更多问题也暴露了出来:2019年,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方面表示,深圳猪兼强仅仅进行了商事登记,未取得市交通运输局核发的《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》,涉嫌违法经营驾培业务。资料显示,深圳猪兼强是猪兼强的全资子公司。

此时,曾经打着“自营”招牌的猪兼强便改了口风,称深圳猪兼强具有招生资质,是采取与驾校合作模式(控股合作)进行培训。

此时再来反观猪兼强所谓的互联网模式,就能看出不小的问题。

一方面,猪兼强确实在用技术改变行业:搭建了网页端、移动端APP 和评价系统,让所有学员的信息都电子化,学员可以查看自己的学习进度;驾校和教练也通过技术系统进行规范化管理。

然而,猪兼强的经营模式基本上算不上自营,他们是在新城市收购当地已有驾校,更换品牌,建立营销中心、推广部门,大力营销,再接上传统驾校培训-考证。

而为了营销,猪兼强驾校前期通过低价策略招生,公司要进行大量补贴。在一次采访中,张帆说,“通过这样标准化线上线下管理模式,”猪兼强“对于车辆和场地的使用效率提高到了传统驾校的几倍,所以即便他们的培训收费价格低到了每个人2680元,企业仍然有利润空间”。但事实上,这让这家企业已经入不敷出。

而创始团队的野心也让猪兼强在死局上走得更远。张帆曾表示:“猪兼强创业之初,就立足汽车产业链层面布局运作。经过2015年的准备和筹谋,我们在2016年开始对产业链后端进行实质性摸索与尝试”。

虽然这样的探索和尝试还局限于与汽车合作的营销模式上,但是一家企业连自己的本职业务还没做好,便开始涉足产业链上下,其不合理之处可想而知。

2020年9月,央视对其进行报道,曝出3万学员被坑学费近2亿,在总部广州以及其他城市的猪兼强互联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,也已经人去楼空。

据天眼查App司法风险显示,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志林如今涉及的限制消费令数百条。2020年5月,该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另外,该公司还有300余条开庭公告,案由涉及教育培训合同纠纷、劳动争议、服务合同纠纷等。

互联网并没有改变驾校

2015年,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,互联网+开始渗透各个传统行业。在2015年底,公安部、交通运输部公布的《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》指出,将建立统一的考试预约服务平台,考生可自主选择考试时间和考试场地,改变由驾驶培训机构包办报考的现状。在有条件的地方,试点非经营性的小型汽车驾驶人自学直考。

虽然传统驾培行业拥有不低的门槛,但在时代和政策的双重机会下,让驾培“互联网+”起来成了不少创业者的方向。

然而,在众多互联网人涌入的同时,行业却并没有往多好的方向发展:一方面,这些互联网驾校打造的学车App同质性极强,而一款App或系统也不能赋能一个驾校一飞冲天;另一方面,这些互联网驾校多采用低价竞争的方式抢占用户,低价之下却容易出现现金流破裂的情况。

2018年,在资本寒冬、经济下行的情况下,驾培行业迎来了倒闭潮,“倒闭”、“关停”、“破产”、“拖欠薪资”的消息层出不穷。

一方面,招生艰难的传统驾校面临困境:2018年,常州出现首例倒闭的驾校;有上千名学员的重庆贝普驾校突然人去楼空;重庆安驰、互诚的分驾校再次爆发人去楼空事件……

就连2016年2月顶着“驾校第一股”光环登陆A股的“东方时尚”也业绩不佳:2016年年报显示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.55亿元,同比下降12.92%;实现归属净利润2.46亿元,同比下降25.27%;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为2.35亿元,同比下降4.47%。营收小幅提升,净利依然下降。

2018年初,东方时尚股价曾达到28.71元的阶段高位,短短半年时间,公司股价已经跌到17.94元的历史新低,累计跌幅约40%,不免令人唏嘘。

去年,东方时尚实现营业收入8.48亿元,同比下滑23.8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61亿元,同比下滑34.07%。其中,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创下了近8年和近9年来最低。

另一方面,低价招生的互联网驾校却也难逃厄运:2018年,凸凸学车创始人发布公告,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,停止运营一切业务;同年,有几万学员的ok学车平台,因欠款问题,合作驾校及教练对该平台的学员暂停了培训,而这家企业在2016年7月便完成了数千万元C轮融资……

互联网并没有改变驾校,不少创业者却因为驾校改变了自己的人生……

行业尚有机会,不要成为下一个猪兼强

截止2021年6月,全国新注册登记机动车1871万辆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457万辆,增长32.33%;与2019年上半年相比增加358.9万辆,增长23.74%,创同期历史新高。对于整个驾培行业来说,机会依然存在。

今年1月,拥有“驾考宝典”等一系列APP的木仓科技作为国内用户数量第一的互联网学车平台在创业板IPO获受理,6月29日,木仓科技更新了申报稿,目前上会时间未定。

木仓科技共有三大主营业务,分别是学车服务、互联网广告服务和汽车导购信息服务。2017年-2020年上半年,围绕驾培的学车服务收入正在飞速增长,分别为334.26万元、3130.51万元、5359.71万元和5425.88万元,占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1.90%、13.32%、26.06%和48.67%。

其中,在学车服务收入构成中,驾考培训服务收入占八成左右,采用用户直接付费模式,而在驾考培训服务收入中,科一科四VIP精品课程的用户付费金额占总金额的比例为78.89%。

无论从市场端还是木仓科技的表现来说,驾培行业依然还有不小的机会。

然而,猪兼强的现象或许还在上演。就在本月,上海市消保委微信公众号点名互联网驾校“派学车”。上海市消保委表示,仅8月份以来,“12345”就收到了百余个市民投诉:一方面,许多市民反映平台上约不到教练;另一方面,“派学车”陆续推出的“AI教学”“VR教学”等替代教学手段遭到了部分学员的抵制,产生了更多的投诉。

曾获4轮融资、如今欠费2亿,网红驾校“猪兼强”因何破产?

来源:上海市消保委

猪兼强是众多互联网驾培企业中的一个缩影,其模式也具备一定的典型性。这个模式在资本寒冬之前,我们在互联网行业常常都能看到:烧钱做大规模、继续烧钱复制,而这些资金却并未反哺自己的用户。

如今,互联网市场的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,希望猪兼强的破产能为依然还在走老路的企业敲响警钟。

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三升体育网站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
猪兼强 互联网驾校
专栏介绍
猎云网
763篇文章
+ 关注
简介: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,聚集新公司、新产品、新模式。
专栏推荐
换一批
华兴资本
+关注
懂懂笔记
+关注
投中网
+关注
热文榜
2021年8月创投市场融资数据报告:507次出手,融资案例总数再创新高!
烘焙赛道火热持续!墨茉点心局一年拿到5轮融资!
智能马桶盖换套服务提供商【几何兔】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
400-858-9000
免费服务热线
[email protected]
邮箱
09:00--20:00
服务时间
0571-56206690
投诉电话
三升体育网站App下载
官方微信公众号
官方微信小程序
Copyright © 2019 浙江三升体育网站科技有限公司(www.trjcn.com) 版权所有 | ICP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90547 | |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南都研发中心大楼B座7楼
 安全联盟